迟到的中秋快乐,抬头看看月亮,发现坑多(。)

哈哈哈哈哈哈哈

隔壁宋偶吧又有希望了,李长乐冲啊。

【有声书】天下太平

天下太平小番外:王府不太平


清早药童们在后院晒草药,听见厅内老太医们会诊的时候忧心忡忡。

「唉,听说啦?一大早的亲王府又宣太医了。」

「这不几天前才宣的吗?王爷怎么又病了?」

「那不是又病了,殿下就没好过啊!」

「我听闻皇上前几日撞见王府那个小管家来请纪太医了,龙颜盛怒啊!」

「这还得了!皇上怪罪吾等了?若是责问太医院医术不精,这可是要掉脑袋的事啊!」

「这倒不是。」

「那皇上……?」

「皇上说,要治王爷的罪……罪名是,严重浪费国家医疗资源。」


第二日太医院会诊时。

「小纪大人,昨日去王府请脉,王爷究竟是什么病症啊?」

「王爷并无大恙。」

「唉,纪...

【有声书】天下太平

77那天跟我说要给太平录有声书,我没想到这么快就做出来,而且居然有足足70分钟这么长。

我自己听了两遍。哇真的被太平萌傻了,我作为太平的亲妈(并不是秦太后喂)强烈要求大家点进来听听娶了北境之王秦·什么都不懂·大宝的大热天降生李长乐,李氏帝国及其他各种各样属国人民的女皇,一个人把全部剧情的槽都吐完者,的精彩内心戏(。

77说权游8是辣鸡所以不给大将军录番外了,我同意。权游8是什么东西,不存在的,不存在。


我还答应要补小王爷和小郎中的段子小番外,我明天回来补!嘻嘻。


77-29:

荔枝链接 : 天下太平

原文 ...

一件妙事:当年每一个我觉得神仙写字的太太都不同程度不同cp地搞了声入人心。

我很少写性场景,甚至连亲吻都很少写,只是因为我不太擅长,但它像跑步走路吃饭睡觉喝凉白开一样存在着。我没写有可能只是类似因为我不太擅长跑步,或者我不爱喝凉白开,不妨碍我喜欢看跑得好的人飞奔,或者羡慕人家灌凉白开吨吨吨,因为这是我们生而为人的习性和权利。


愿爱跑步的朋友们跑出世界纪录,自由地快乐地永远奔驰着。

天下太平 (完结)

权力的游戏第八季出完了,大将军气死了,拿起兵器要去美利坚手刃2DB。太后也不拦他,说进贡收了两把瓦雷利亚钢,打了剑送他去。


便当当:

全文放一起啦。一个狗血开心的故事。




天下太平



1


皇帝今年该亲政了。


二八年华的皇帝陛下,是她太太太太太皇祖爷爷以来第一个女皇帝。


其实这位置她已坐了六七年。当年先皇躺在病榻上宣布修改继承法的时候,御前朝中栋梁跪成一片哭天抢地。使不得啊皇上,使不得。


这帮人目前辅佐她治理朝廷,大概六七年下来到底是没觉得让姑娘治国和以前的皇帝陛下们有什么具体的差别。...



汪老师与小明(不是

Emmm其实我想说,搞cp的意思难道不是应该两个孩子都喜欢吗。抱着偏爱一个的心态其实也无可厚非,但是不要对亲妈说另外一个不好,谢谢。

[台丽]Something Always Brings Me Back To You

-最好的结局续。

-一个关于长大的故事。

-慢慢更,不知道啥时候写完。更新不开新帖了。

-特别小言风,我怕是最近营销号小说看多了(。


*

收到郭骑云发来的婚礼照片已经是那之后大半年的事情,明台在新公寓费九牛二虎之力下那个压缩包,国内的网盘在这用百来K的速度缓慢爬行,一共好几个G,据说全是郭骑云职业病发作亲自修的。明台安顿下来还没一个星期,明镜都狠不得把阿香打包寄到美国去,他一边跟明诚煲电话,听着明镜在背景里唠叨些天寒加衣少吃外卖的细碎。

“和锦云还联系吗?”哪壶不开提哪壶一向是明镜最擅长。

“就看看朋友圈,没说什么别的了。”

“你们还能做朋友是好事。”明镜其实想说的是这...

我是真的没想到,我爱的俩女的到最后的结局是如此的,如出一辙。

在看花呢。

夜访 VI

VI. Human Nature


锦瑟病逝的消息对于所有无法窥探到事件全貌的普通民众来说,实在是个过于令人震惊的消息。活跃影坛二十年,从前也算是国民初恋,世纪初的时候和香港导演合作,作品杀入国际影坛,摘得桂冠之后谜一般的息影退圈,从此佳人音容再也不见。也因为这样,她留在人们心中的样貌永远是最美的时刻。

按她女儿的年纪推算,这走得也太早了。媒体们记得不久前采访刚拿了影后的于曼丽的时候,总不免提到她的几代家传,也问及她母亲的近况,那时候于曼丽就没有正面回答,现在想想原来是事出有因。


不是为一个生命的陨落,而是为一个曾经存在过的身份吊唁,这样的场合明楼明诚之前也参加过几次。不过相比于曼...

夜访 V

V. Supernature


于曼丽从不记得自家的门铃声有如此频繁的响动频率。郭骑云永远不敢进门,而王天风有她的门锁密码,大概是求生欲强烈,大部分时间是避着她进来放了针剂就离开,门铃因此不过是个摆设。不知道昨晚明台按响它的时候是不是拂了满手的灰,但于曼丽觉得那至少是几年来屈指可数的一次拜访。

最近的客人实在太多了。

也,太惊悚了。


愣神望着来客们的第二分钟,沉默终于被明楼首先打破。

“于小姐,我们就准备这么站在门口谈正事吗?”

明镜,明楼,已知人口内的唯一两名混血。于曼丽早知他们要这样站在自己的门廊上,何必冒着那么大的风险,为了能见上他们一面去参加什么颁奖典礼,还摊上明...

夜访 IV

IV. Good Boy


在分别的圣堂前,于曼丽和明台完成了一次扫码添加好友。一个别有所求,一个图谋不轨。

尽管侃大山侃到了天亮,可不管明台如何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于曼丽都没有做出丝毫妥协和让步,他从肉体诱惑到精神污染,已经无所不用其极。


“你要是改变主意,随时联络我。”离开的时候明台这么说。

“你要是只想要献血,不想要送命,也可以跟我说。”于曼丽笑了笑。

但于曼丽转身就准备选择性遗忘自己度过了一个多么惊心动魄的夜晚。结果距离和明台分别还没有超过四个小时,对方就发来信息提醒她,超现实和现实只有一线之差。

于曼丽有点诧异地在早晨九点滑开明台的信息。

“难道这人已经习惯了他家里...

是我的于·攻气十足·vampire·superstar·曼丽

夜访 III

III. Bad Girl


“Yes, I do.”


除去剧本里的台词,这句话于曼丽一共同三个男人说过。他们不曾对她单膝跪地,但她还是有各种各样的套路使他们与她一起走到说出这句话的那一步。

不过没有任何一个人陪在她身边太久。确切的来说,没有任何一个人见到第二天的太阳。

她那个听起来叫人毛骨悚然的代号,便是这三个男人的死亡赐予的。


“无论贫穷、富有、健康、患病,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为止。”

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为止。


于曼丽低头望着跪在她门廊前的年轻男人,明明是个送上门的猎物,却不知为何让她想起了她的三任丈夫们。

她这一生还从未转化过任何一个人,虽然知道操作的方法,但...

【有声书】夜访 引子

啊!!!!(土拨鼠尖叫.gif

77-29:

荔枝链接


原文  



bgm: 


林海-流动的城市



我的bgm曲库已经不够了,令人头秃。



感谢 @便当当 的授权


这年头还是有人在搞台丽的(ง'-')ง



没有找到黑色裙子的照片,调了张黑白,我们曼丽就是这么好看(⁎⁍̴̛ᴗ⁍̴̛⁎)



夜访 II

II. The Visitor


郭骑云认识于曼丽的时间,算到这一年春夏秋冬已经交替过三次,但是据于曼丽说并非如此。


“你还这么大的时候,”于曼丽用手比划了一个,也就是迷你猪尺寸的长度,“我见过你。”

郭骑云是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被外婆托孤给王天风这个远房舅舅的。他往深处想了点于曼丽和王天风是什么时候打上第一次照面,然后发现这事儿不能细想。

认识于曼丽到第三年,他已经学会有特别多的事情不能细想。


也因为这个,他从来没有迈进过于曼丽的房子一步。

知之为知之,不知最好永远不要知,是智也。


于曼丽的住处在城郊的森林里,背面靠山前头有水,到这一步可以说是非常符合大明星人设的居住...

夜访 I

I. Perfume


曾经有一部电影,那是于曼丽心仪的作品里排的上名次的一部,她看过的电影成千上万,见证着整个梦一般的产业从生根发芽到遮云蔽日,若说一部电影在她心中排的上名次,大概比横扫奥斯卡难上几分。

电影里有一句人人会背的台词,说的是“如果要给这份爱加上一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一万年的爱会是如何的爱呢。一般人想象不到,因为反正也做不到,因此长久的时间对于人类来说,是一个浪漫到极致的概念。

但对于做得到的人来说呢?虽然离一万年还有很远,但是如果于曼丽愿意,或是说哪怕她不愿意,这个时间单位都在用一分一秒的折磨,向她渐渐走来。
而一万年之后,还有永恒。

永恒的青春,永恒的...

夜访

一个鬼故事。




引子


故事开始在城市最流光溢彩的一个夜晚。

旧市区中心的古老剧院被火把般的华灯照亮,但愈是灯火通明之处,阴影便愈加浓烈。在某个黑色的角落中,静坐着的是拥有一副冬雪一样的苍白皮囊的主人。黑色卷发,黑色纱裙,在时尚与美的领域中,按照最经典的规则,嘴上的唇彩正是血红的。


“显老气。”她身后的某个男人揶揄道。

“您是懂得时尚,还是懂得老?”女郎的声音像铃铛一样,在人群中是过分令人驻足的那一种。

“哪一种都没有你懂,行了吧。”

“您这是拿我的岁数开玩笑了?”那回答听起来有些怒意。

“这壶不是你自己提起来的吗?”男人从阴影中走出来,灯下露出一张蓄着胡子的娃...

Ai递我一把刀。

这几天在追再创世纪,看到卓三小姐硬着头皮继承首富家业,突然想起大姐十七岁执掌明家。港真明汪两家搞个现代商战AU也是很可以的。那啥标题我都帮忙想了,叫《继承者们》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画风怎么回事)。

每次和@山海有龙 開腦洞就覺得搞CP真是人生一大樂事。哪怕開出沙雕腦洞來都覺得我們的智慧火光四射博大精深源遠流長。

8102年了,我到底为什么还在搞台丽?

[台丽]最好的结局(结局)

十九


有的疼是连伤口都见不着的,像一双手不知不觉把脖颈勒紧,或者他们说的用温水煮青蛙,只有死到临头才后悔为什么不早点脱身。

于曼丽这一回真的疼惨了,终于一次逃出十万八千里远。初一晚上她仓促收了个背包,初二一早就往湖南跑,招呼都没提前打,还偏偏在正月回娘家的这一天。

一个人坐在飞机上,她还是抑制不住算起了那笔账,算他亲口对自己说和程锦云看星星,算他头也不回的去北京,然后又算他带自己回家吃饭,算他毫无顾忌揽在肩头的手。负负正正,原本根本理也理不清,可原来他知道,他什么都知道,那他的所有残忍就都是深沉温柔,而他的所有温柔,全是不见血的残忍。

于曼丽只能躲起来,否则她自己不是被温柔勒死,就...

[台丽]最好的结局(下补完)

十四


大一的第一个学期过得太新鲜,太累,太慢,也太快。有太多堂皇失措的世界,也有好多原来如此的世界,一开始的几个月明台大事小事都在群里吱吱叫,程锦云人在医学部,讲到底还是同城异地恋,忙起来谁也没办法照顾谁的全部心情往前走。明台把留给她的抱怨分给了点给朋友们,于曼丽和郭骑云不厌其烦地听着,偶尔安慰他两句。他们俩毕竟是留在自己从小长大的城市,多少游刃有余一些,还有空闲的关心留给明台。

国庆的时候郭骑云跑了一趟西北,当时李小凤进了一个组,在那里拍戏。郭骑云越来越深陷他的穷三代摄影事业,第一天晚上说有旅游照给明台和于曼丽看,照片档案大得用邮件发,还执着到死也不愿意给他们损耗画质的压缩图。于曼丽...

[台丽]最好的结局(下)


郭骑云为了女朋友,一门心思要留在上海读大学,于是圈圈点点也就那几个选择。时间越往前跑压力越大,三人有时候约着一起自习,边写题边聊天,互相排解一下紧张,结果每次讲到这事的时候明台都调侃郭骑云真的太爱老婆,后来他私下里对于曼丽说了点真心话。

“可万一他俩以后分了呢?我怕老郭要后悔。自己人生的分岔路,决定却系在别人身上。”明台觉得话说得不周全,又讪讪补充,“我不是不看好他们的意思,你别跟他瞎说。”

于曼丽心里慢一拍,装作若无其事回他:“怎么是别人呢?郭骑云都认定她是未来的另一半了。人家早就在老郭的人生规划里,她现在就是郭骑云的半条命,为了自己的半条命做决定有什么不行的?”

“就是把一...

[台丽]最好的结局(中)


问了一圈女同学,才辗转从她舍友那边知道,人昨夜熄灯前就离开学校了。明台想于曼丽到底还是回了家,一边怕她是病得不得不走,一边又怕她是因为他提前的那句暗示尴尬得不得不逃。

接力赛是运动会的压轴,那之后颁奖的颁奖,收拾赛场的收拾赛场。明台当了班级的英雄,代表上主席台去领奖状,魂却丢在了同一个地方。回来交待了奖品,他就往隔壁班的小方块跑,王天风还在上面搞闭幕,他就做贼似的挪到了郭骑云后头去,反正清一色的校服,混成哪个班的人都不扎眼。

“你一会儿给于曼丽打个电话。”明台迂回半天之后说。

“你怎么不打?你手机就在裤兜里吧。”郭骑云趁着班主任躲到树下去纳凉,回头看他,“你俩难不成吵架了?”...

[台丽]最好的结局(上)


中午下课的时候郭骑云看见明台等在办公室门口,走过去结结实实踹了他一脚。

“我说我回去放书,你跑得比狗快,我还以为你早去食堂帮我买饭了。”

明台抬手都懒得抬,拿下巴指窗口里面,郭骑云就跟着伸头过去看——王天风不知作什么妖,下课把于曼丽拎到桌子前面唧唧歪歪,饭都不让吃。

于曼丽脊梁骨挺得笔直,就差来一个标准军姿,下巴也不收的,从明台的角度看过去,感觉王天风坐在他那张破椅子上,八成得仰望着于曼丽的小尖脸训话。

无非是些过去啊未来啊一切皆有可能啊的老生常谈,于曼丽以前被疯子训话还总心颤,久了也就皮了。她的注意力洒在正前方的桌面,最后定点在物理考卷下面压着的志愿调查表。

姓名:明——...

©便当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