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者段子】演员的自我修养 第十五集(大结局)

看片前温馨提示:

纯属搞笑|全员向娱乐圈勾心斗角
大写的OOC
恋爱CP楼诚台丽风镜,其他CP对手戏不定期凑剧情
这看起来是一个现代AU但它只是一个清奇的脑洞


杀青撒花!

活生生把解救大姐和你们要的出柜和台丽婚礼塞到了一起!一个非常俗套却心情愉快的结局。

什么也不说了,爱大家,非常非常。


1

明楼这话一出口,愣住的不仅仅是藤田,最愣的那个,是站在他身边的王天风。

“你是共产台的?”王天风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我是。”明楼回首应他。

“我们俩认识那么多年了,从巴黎到上海,你是JT的大股东,当年我们还一起跟共产台打过收视战,你现在跟我说你是他们家的?”

“不好意思,我从我们认识的那一天开始,就是CMB的人。”

“明楼!你这个叛徒!”王天风猛然从风衣口袋里举出枪,正指着对方。

“你把枪放下!”明诚立马跟着拔枪就对准了王天风。

我去,这就上枪啦?你们入戏好快!明台还没跟上影帝们飙戏的速度,赶紧不甘示弱地也拔了自己的假枪,一秒犹豫之后也指向王天风:“老师,你放下枪!”

王天风不可思议地看着明台:“你敢拿枪指着我,你敢开枪吗?你反了你了?你也要跟你大哥一样做JT的叛徒吗?!”

“……”明台随着这话心虚了:“老师,对不起……我还没来得及跟你说。”

“你说什么?”

“今年和JT的合约到期以后,我也要转去CMB了。”

“你要转去CMB了?”

“曼丽也要转去CMB了。”

“于曼丽也要转去CMB了?!”

“郭骑云……他的摄影版权,原本就在CMB了……”

“郭骑云原本就在CMB了?!!”

“对……”明台越说声音越弱。

“都去CMB了?!不用我问了,阿诚你一定也是CMB的吧!你跟着明楼有样学样!还有谁是CMB的,全都一次告诉我!让我气死算了!”

“哦,我大姐也是CMB的。”明楼淡淡然答道。


2

明诚看着王天风的枪口向明楼逼得越来越近,又一次喊:“王天风!你把枪放下!”

“我为什么要放?明台,你还不把枪放下?!”

“你放我就放!”明台飙戏正飙得痛快呢,分分钟也没把老师的怒火当真。

王天风瞪他:“我不放你敢开枪吗?”

明诚说:“你怎么知道他不敢开枪?”

明楼朝着王天风喝道:“你把枪放下!”

“你让他俩先放!”

“你以为明台真的敢开枪吗?”

“你以为我不敢开枪吗!”

“那你开啊!”

“对啊,那你开啊!”围观了全程的藤田,终于忍不出向他们怒吼道。


3

“你们要是只有一把枪,我可能还会被你骗了,可你们一次拿出三把,难道我不会怀疑你们几个演员是从哪里搞来的枪支吗?”藤田大笑道,“这些都是拍戏用的道具枪吧!明台,你有本事就开一枪出来,让我看看你是不是真枪实弹!”

导演,这反派的智商不按剧本走啊!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明台的内心瞬间崩溃了。手上的枪清脆一声落到地面上。

“我就说吧,”藤田得意洋洋道,“我是一个军人,每夜枕头下压着枪睡觉。你们这些小演员,自以为摸过几支真枪改装过的道具枪,就敢在我面前用武器糊弄人了?我告诉你们,就算是外表一模一样,可里面的枪管被堵上了,那就不配叫做枪!枪管才是一支枪的灵魂!”藤田说到激动处,另一手还伸向他的枪管仔细擦拭了起来,手上的枪就这么离开了明镜的头部。

“大姐蹲下!”藤田的注意力挪开的那一刹那,随着明诚喊出这句话,明楼瞬间从自己的风衣里亮出了另一把枪,扳机扣响,火光炸裂,藤田的手臂上喷出一束鲜血。

他手上的枪便随着点点血迹,一黑一红,醒目而凄惨地从二楼窗口砸到了地面上。

我去?说好的假枪呢?!

明台还没彻底明白过来,第一反应是随着王天风用最快的速度冲上二楼,趁藤田还无力反抗的时候,迅速救下明镜。

“大姐!你没事吧!”明台摘下明镜嘴里的布条,给她松了绑。

“你们这几个傻瓜!那么危险也来!他有枪的呀!”明镜涌着泪打在明台身上。

“大姐,没事了,我们都好好的,我们……也有枪啊……”明台说这话的时候,脑子里都已经有无数个程序未响应了。

王天风拧着藤田的手臂将他按倒在地上,笑着对他说:“你说的没错,我们几个手上的都是道具枪,但明楼的那一把可是真的。他那把,还是从你们日伪手里搞来的。”王天风说着从兜里掏出了刚才的假枪,“但是呢,道具枪有一点和真枪是一样的,你知道是什么吗?

“那就是,它们都是铁做的。”

王天风一枪托狠狠砸在藤田的脑袋上,后者彻底失去知觉。

藤田芳政,并没有死于明家rap,而是身体力行地坚持着,教科书一般地实践了那句定理——

反派死于话多。


4

警笛声鸣起,救护车赶到,藤田被拷上手铐抬上担架送走,演出终于落幕。

王天风和明楼一左一右搀扶着明镜走出面粉厂,明台和明诚跟在他们身后,四个人刚出现在大门口时,一个小小的身影用冲刺的速度飞扑过来,因为用力过猛,明台整个人向后仰到了地上。

“明台!我差点被你吓死了!”于曼丽趴在明台胸口痛哭。

“曼丽,我在,别怕!大家都好好的!”明台拍着她的后脑勺,屁股还疼着,只能维持被扑倒的姿势,暂时爬不起来。

于曼丽泪眼婆娑,一双眼红得像兔子,抱着明台不撒手:“我怕我再也看不到你了!”

郭骑云挠着头站在于曼丽身后说:“她满脑子都在脑补各种BE,报完警就哭个没完,我都拉不住她。”

“瞧他们,闹得跟生离死别似的。”明楼搀着明镜笑,“大姐,我看明台很快就能成家了。”

明镜望着小情侣的样子本还笑着,听了明楼这话突然拉下脸来。

“明楼,我问你。”她放下明楼的手,“藤田说你跟汪曼春还……还苟且不清,是不是真的?”

明楼大惊:“大姐!我没有!我知道您因为曼春是汪家和日伪的人不喜欢她,父亲说不和汪家人结亲结盟结友邻您总是记得。其实她已经和日伪断绝关系了,上一辈的事也不是她的错,您就别耿耿于怀了。但是,我真的跟她什么都没有!”

“你还说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你还替她说好话!什么都没有她能把她汪家的股份交给你管?明楼!你这个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谎话精!”

“大姐……”

“你现在给汪曼春打电话!我要问问她!”

“大姐。”

“还不快打!”


5

明镜懿旨一下,明楼有九个脑袋也不敢抗旨不尊。他拨通了汪曼春的电话。

“喂?师哥,又找我干嘛?”

“又找你?你找她多少次啦!啊?”明镜伸手拍了一下明楼,“你别说话!”

“汪大小姐,”明镜对着开了免提的手机端起了架子:“我是专门打电话来感谢你的,谢谢你把汪氏集团在日伪的表决权交给明楼。”

“明董事长。”汪曼春吓了一跳。她和明楼之间的那些爱恨情仇虽然都一笔勾销了,但是明镜当年棒打鸳鸯在片场羞辱她的这一笔,她还没忘。

“你把钱都交给我们明楼管了,是不是已经准备好嫁进我们明家,好当大少奶奶了呀?”

“大少奶奶?”汪曼春被明镜和明楼这无事找茬的劲儿给气得冒火。

我都不去招惹你们了,你们还哪壶不开提哪壶是吧?

“你们明家的大少奶奶不是阿诚吗!明楼我告诉你啊!你跟你姐说清楚,别老拿我当挡箭牌!我为什么要无缘无故替你挨子弹!你难道跟你大姐说要娶我吗?休想当一个骗婚gay啊你!”

汪曼春说完就挂掉电话关机,啊,世界一片清爽。

明镜在嘟嘟嘟的忙音回响中没缓过劲来。

她转头看王天风。

“她刚刚说什么?”

“她说你的两个弟弟,都是gay。”

王天风自然还记得他们全家都是CMB的这个仇。


6

“我就知道!”明镜一拳锤在明楼的肩上,不重不轻,像是责怪,也像是无可奈何。

“你们两个啊……!网上的小姑娘说你们不对劲,写那些乱七八糟的文章,我一开始还觉得是她们腐眼看人基!哦,可是怎么办呀,我这个做姐姐的都越看越觉得,你们两个就是不对劲呀!”

这次是明楼和明诚懵了,被出柜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明镜又转过身去拉明诚的手:“等等,你们两个可不要是因为不小心看了那些凑CP的文章,就自己陷进去了啊。不是大姐不开明、歧视同志圈,可你们俩都是公众人物,现在不能接受的人实在太多,你们可千万……唉……”明镜说着说着,眼中泛出水光。

明楼已经默默地站到明诚身边,这时也伸出手去覆在明镜和明诚的手上。

“大姐……对不起。”

明诚侧头去看他,那人眼中坚定温柔,星光闪烁。

于是明诚低下眼,握住明镜的手。他缓了许久,的确没有比此刻更好的时机了。

“大姐,我是真的喜欢大哥,一直喜欢。”他说。

明镜听了这一句,叹了口气,重复着刚才的句子:“我就知道……”

她说着转过脸去眨落眼泪,再转回来时,脸上已只有嗔怪的埋怨:“你们还敢道歉!真是气死我了!要是汪曼春不说,你们两个准备瞒我瞒到什么时候啊!”

明台和于曼丽直到这时候才结束了二人的地面交流,互相掸完灰回到大队伍之中时,于曼丽听着明镜的这句台词和两个哥哥并肩站在一起任大姐握着手的场面,一秒内明白了刚才发生了什么。她目瞪口呆地跳脚惋惜。

明台懵懵地问郭骑云:“我们错过了什么?”

郭骑云也懵懵地回头看他:“你们刚刚错过了一场本世纪最精彩的出柜。”


7

当晚亲历过面粉厂事件的一众回到明公馆的时候,明楼和明诚两个人还处在经过小祠堂就得绕着走的心理状态,以防大姐一个气不过又杀回来,经过了这满满都是戏的一天,如果还要身上挨鞭跪满一宿,就真的谁也熬不住了。

重点是,难道还要在明家列祖列宗包括明台他亲妈面前再出一次柜吗?

想到这里,明楼和明诚拒绝到二楼去。明楼还好,房间在楼下,本来二楼就不属于他的活动范围,大姐和兔崽子不在家的时候偷偷摸去明诚房间的日子不算。倒是明诚,衣服都不敢上去换,赖在厨房帮阿香做饭,死也不要出来。

明楼便坐在沙发上给汪曼春发微信,就一行字。

快过年了,问候你全家。

汪曼春觉得这一次把跟明家上辈子的仇都发泄完了,也懒得理他,还客客气气回了他一句谢谢,顺便ps提醒他:我家就我一个人。

沧海一声笑,恩怨一笔消。

明楼收到这毫无挑衅意味的回信,锁了屏幕。他想着,以目前这个奇怪的局面,大姐也不知道还讨不讨厌师妹了。要不今年除夕演技赏之后,试着喊她来家里吃饭,没有人该孤零零地过春节。


8

明家本来就是个热闹的家庭,明镜有三个性格不同但她都千百个欢喜的弟弟,一个个出人头地。三个人的微博粉丝数加起来,都有半个亿了,世界上大部分国家的人口数都没她弟弟们的粉丝多咧。明镜很欣慰。

而这天晚上桌子上又坐上了新的人,一个是她最宝贝的明台心爱的姑娘,一个是他俩最好的朋友和搭档,还有一个,和她自己有猜不透忘不掉的过去,以及说不清道不明的未来。

这热闹的一大家子在惊心动魄度过一劫的冬夜里涮起了火锅,男士们吵吵嚷嚷地喝起酒,明镜拉着曼丽家长里短的聊天,顺便交流交流看过的楼诚文。这边厢明楼和明诚的手正大光明地握在一起,虽然没放在台面上,但在家里也算是头一回。明楼也喜气洋洋的,谁敬酒都来者不拒。

酒足饭饱之后,最有花样的明台敲着桌子提议要玩真心话大冒险,于是一群都喝的有些上头的人,便不知不觉开始了游戏。

一向是不爱参与这种游戏的明楼,难得合群一次,却像是“苍天饶过谁”一样,一直被酒瓶指到。而一家三个八卦女,从大姐到曼丽到阿香,每个人的问题都是“那些年和阿诚在家/片场/法国不得不说的故事”,搞得明楼在这一次被王天风转到的时候,头脑发热地直接选了大冒险。

王天风像是这一辈子就走了这一次大运一般跳起来大笑。

“毒蛇!喊我一声姐夫!”

“哎呀,你害不害臊!”明镜红着脸,抬手就推王天风,但目光却有点期待地看向明楼。

而早就被王天风洗脑得期盼老师和大哥从此以姐夫和小舅子的身份共创和谐社会的明台,更是眼巴巴地望着明楼,要不是拍手起哄可能会招到被大哥打断一条腿的结果,他也一定会这么干。

王天风已经开好了录音模式时刻准备着,他想,明楼因为喝酒晕乎乎的,八成是会喊的吧。

“姐——”明楼心不甘情不愿地吐出了第一个字。

“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明楼大喘一口气,拉着明镜的手问:“大姐你真的要嫁给这个疯子吗你再想一想行不行啊?”


9

游戏玩到第十几轮,明楼和明诚嘴里并没套出什么东西,倒是王天风自己把以前和明镜的陈年旧事都爆的一清二楚,后来他们甚至还问出了郭骑云的神秘女友到底是谁——竟然是那个超一线大牌电影演员。“那可是无数男人的理想型啊!”明台生平第一次怀着敬佩的目光看郭骑云。

进行到下一轮,明镜转到了于曼丽。明镜自然是笑眯眯地问她,喜欢我们家明台什么呀,于曼丽憋红了脸好半天,明台有太多的好了,她数不过来。

她憋出一句:“明台对我很好,很温柔。”

然后于曼丽忽地握住明镜的手,眼里闪着光说:“大姐,谢谢您把明台养成一个这么温柔的人。”

明镜和明台本不是亲生的姐弟,但明台眉眼中的温柔,却像极了明镜。明镜听了于曼丽的这一句,温柔的眉眼里一低头便滴下泪来,桌上的人都在这温情一刻里噤声扬起了嘴角,明楼和明诚无声地碰了一下酒杯。

明台忽然站起来,抓住桌上的酒瓶向着自己。

他朝于曼丽喊:“于曼丽,我选真心话!”

于曼丽转头眨眨眼看他:“我没转到你呀?”

明台放下酒瓶,不管不顾地说:“反正我现在有真心话。”

他红着脸,也不知道是因为喝酒上头,还是因为激动害羞,两步走到她面前,然后哗地一声跪下了。

“曼丽,嫁给我,我们结婚吧!”

明台在所有人的面前十足清醒地对她说。


10

于曼丽后来对明台说他当时绝对是喝醉了,因为他跪下的时候,竟然是双膝着地的。

明台满不在乎地搂着她笑:“嘿嘿,反正媳妇儿都骗到了,双膝跪地更有诚意嘛。”

八个月后,各大媒体收到了明台和于曼丽将举办婚礼的通稿。通稿中说两人已经在除夕前登记结婚,夏天时将到维也纳举办婚礼。通稿附上的婚纱照中,竟然有一张是出自他们很早之前合作的婚纱杂志内页,照片里的两人泛着天真又荒唐的笑脸。

“拍得真好。”当时选了这张图的明台和曼丽都如是说。


11

明台和于曼丽的婚礼最终只邀请亲友出席,婚礼照片由二人所属公司CMB公开在微博上。

照片里,新人在蓝天白云下拥吻,他们的身后,明镜的身边站着王天风,两人无比自然地搀着胳膊微笑;明楼和明诚并肩而立,明楼的手正静悄悄地搭在阿诚的肩膀上。到场观礼的还有黎叔、郭骑云、汪曼春、梁仲春、同福里工作室的伙伴,以及各种影视圈里熟悉的朋友。

网友们看着照片里一群脸熟的演员,按不住手地往婚礼照片上PS上了“大结局”三个字。因为故事就像他们曾经演过的电视剧大结局一样,they live happily ever after。一家人齐齐整整,没有什么能将他们分开。

从此之后的漫漫长路,他们依旧携手并肩而行。




全文完





评论(108)
热度(1592)
©便当当 | Powered by LOFTER